三元素小说网
首页 言情 都市 短篇 古代
首页 > 都市 > 

平民首长

平民首长小说

平民首长

已完结

(独家)《平民首长》小说完整版免费阅读由三元素小说网为您带来。平民首长小说主要讲述了主人公罗天运栾小雪的故事。马英杰的人的大脑里在这里一一瞬间短路故障了。苏晓阳那么做的目地,除开探听罗天运去北京的事儿,还想做什么?“男生沒有一点小花花事,入不了社交圈。”马英杰忽然想到了苏晓阳的这句话,天啦,他要拉自身进到老板的社交圈吗?

分类:都市 作者:梁上君子 来源:文鼎 更新时间:2022-05-13 10:50 开始阅读
精彩节选

马英杰说:“罗总,您等一下。”说完,回自己的座位取出照片,双手捧着,寄给了罗天运。

罗天运看着,栾小雪扑进马英杰的身体里,马英杰和栾小雪手挽着手,甚至有栾小雪和马英杰一起走进梦桃源的照片,罗天运的火气“呼”地一下往上冲,脸色由沉转成了灰白,马英杰吓得浑身颤抖着,赶紧解释说:“这是上次栾小雪被人跟踪后,被人偷拍的。当时栾小雪给我打电话,说了她的位置,我打的过来后,栾小雪什么话都没说,就扑了上来,后来,她在我耳边告诉我,被人跟踪着,于是我和她就装成一对情侣,带她到梦桃源开了房,她给您打电话的时候,我就在一边,当时怕被您误解,不敢让栾小雪告诉您,我在场。”

“哼,当时怕我误解,现在难道就不怕我误解?”罗天运还是发火了。话一说出来,罗天运就后悔了,这不等于承认了他和栾小雪之间的关系吗?可马英杰给他看这些照片的意思很清楚,他在告诉自己,他知道了,他和栾小雪的事?

“老板,我真的和栾小雪之间没任何关系。可这些照片寄给了我,没有寄给栾小雪,我就一直想,这个人肯定还会来找我,我猜可能会与职业中专学校的事有关联,只是他们到底要干什么,我不知道。所以,我一直在纠结,我该不该告诉您,我该怎么样才能让您相信,我和栾小雪之间没有关系。只有您相信了,安琪来闹的时候,才能还我的清白。我其实和栾小雪是老乡,和她走得近,也是老乡的情份。”马英杰一口气说了一长串。

马英杰的话让罗天运的心情松了下来,他相信马英杰和栾小雪之间绝对不会有事情。凭马英杰的眼力劲,估计早就知道他和栾小雪之间的事,他一直装迷糊,就是现在,他也是装迷糊,告诉他罗天运这些照片,是怕老婆安琪来闹事,而不是证明知道了他和栾小雪的关系。看来,马英杰越来越有灵姓了。

“我知道了。你出去吧,这件事有什么动态,你要在第一时间内告诉我,他们已经在对我动手。最近,我们都要小心谨慎。”罗天运恢复了惯常的平静,说完,挥手让马英杰退出他的办公室。

马英杰退出办公室后,松了一大口气。罗天运的一句“我们”让马英杰因祸得福,自己终于和老板绑在了一起。

这天下午,罗天运接到一个电话,就急着飞北京去了。下班时,马英杰给栾小雪打了一个电话,让她不要太担心照片的事情。他的心情由于罗天运的认可而开心着,栾小雪一整天都在担心照片的事情,被马英杰一说,心才安定下来。想问罗天运过得怎么样,可直到马英杰挂了电话,栾小雪都没问出口中。

马英杰上厕所时,手机响了。他犹豫了一下,还是拿出了手机。

在这个犹豫的过程中,马英杰想到了大秘苏晓阳的话:男人如果在“三边”接电话,一定是问题男人。这三边之一就有厕所边,之二是走廊边,之三就是厨房边了。苏晓阳说出这个理论时,马英杰并没有细想这个理论的科学性,为什么“三边”的地域特征指这三边呢?就如苏晓阳是大秘,他马英杰是二秘,在鸿浩集团,也成了不成文的称谓。

马英杰掏出手机,一看竟是苏晓阳的电话。难道照片真是他在幕后让人拍下来的吗?马英杰这么一想,心不由得紧张地跳了一下,他便停了下来,按下了接听键,苏晓阳的声音传到耳朵里:“老板不在家,二秘是不是寂寞难耐了?”苏晓阳的声音是阴阴的,怪味十足。外面的人如何在背地里称他为二秘,他都可以一笑了之。可从苏晓阳嘴里出来,却格外刺耳一般。只是老板不在家,苏晓阳怎么这么快就知道了呢?

马英杰这么一想时,尿意突然紧急起来,他顾不上回话,径直压了手机,走进厕所。就在他痛痛快快时,背后被重重地拍了一下,他刚要发火,苏晓阳那种阴阳怪气的声音又响了起来:“还是二秘的私事重要。”

“那是。男人嘛。”马英杰压掉了冲出来的火。连老板都不放在眼里的苏晓阳,对他这个二秘,自然更不会放在眼里。虽然他和苏晓阳都是秘书,可苏晓阳却把这个大秘做得花枝招展,他这个总经理秘书更多的时候倒真的成了不得宠的二房,这二房要是不得宠,连个小妾都不如。

“哈哈,马大文人也会说我们这种粗人的话。稀罕啦。”苏晓阳的笑得肆无忌惮。

马英杰四下看了看,还好没多少人上厕所。他是被总经理罗天运从鸿浩集团下面的永平县一学选到鸿浩集团来的秘书,与在鸿浩集团土生土长的苏晓阳没得比。苏晓阳伴着市委董事长孟成林五、六年了,在鸿浩集团,谁都知道,苏晓阳更多的时候不是秘书,而是孟成林董事长的传声筒,私人保姆、情报员,甚至是孟成林的情绪垃圾处理站。他成了孟成林的某种影子,无处不在地在鸿浩集团晃悠着。

秘书跟秘书不同,这是马英杰的理解。无论是大秘二秘还是三秘,在自己老板面前,还是尽量少说为佳。“言多必败”这是古训,古训留下来,就有留下来的理由和道理。再说了,秘书的职责是行动,行动大于语言。在商场,无论哪个秘书的老板,都是身经百战的勇士,过的桥比秘书走的路还多,不需要秘书多话。这些道理,马英杰认为他是通透的,只是这些道理放在苏晓阳这里,就行不通。他在孟成林那里,不仅敢跟自己的老板多言多语,甚至有时候还会和老板纠缠不休,把孟成林不想办的事情,或者不想做的事情给做到实处。有时候还会直接替代孟成林传话,打着孟成林的牌子,上跳下窜。这秘书当到苏晓阳这个份上,就已经与秘书这个职业无关,与他和孟成林绑成了一体有关。这就好比,小三做到了一定份上,就不再仅仅满足于情与爱一个道理。

一想到这些,马英杰的脸转怒为笑,望着苏晓阳问:“大秘这一路辛苦地追来,有什么事?”

“哈哈。”苏晓阳又是一阵大笑,笑得马英杰的火又往上窜,可他知道,他这火是发不得,也不能发。

“兄弟,最近哥俩没在一堆喝俩杯,正好孟大老板也不在,约兄弟去爽几怀的,给个面子吧。”苏晓阳突然放低了姿态,一口一个兄弟地叫着,而且还特意往马英杰身边挪了半步,亲热地把手往马英杰肩膀搭,马英杰不想让苏晓阳的手搭上来,他最怕男人之间的这种无端的亲密。于是借故洗手,往前跨了一步,苏晓阳的手落空,他一时脸上挂不住,好在旁边没人。他咳了一下,往厕所便池边挪了一步,借吐痰掩饰自己的不满和尴尬。

洗完手,马英杰对着苏晓阳的背影说:“老大吩咐的事情,我这二房哪里有不从的道理,不过,我要和安琪请个假。”说着拿一双湿手往裤子上擦了擦,准备掏手机给女朋友安琪打电话。苏晓阳却不给他打电话的机会,推着他出了厕所的门说:“这女人嘛,不能太惯。男人出外应酬正常得很,请个屁的假。走吧,这磨蹭劲,像个婆娘。”

马英杰只好收起手机,跟在苏晓阳身后,一前一后地走出了集团大楼。

马英杰和苏晓阳一出集团大楼,一辆银灰色的凌志车在他们身边停下了。苏晓阳拉开车门,钻了进去。马英杰愣了一下,这车是吴海坤。他们真的联手了吗?马英杰已经没退路了,只得跟着苏晓阳身后钻了进去。车上除了司机,没有看到吴海坤。马英杰也没问苏晓阳要去哪里,既然跟着他出来了,无论去哪里,他也得陪着。

苏晓阳坐在副座的位置,他没有说话,马英杰正好图个安静。只是他的大脑一直在转一个问题,苏晓阳是怎么知道罗天运不在鸿浩集团的呢?罗天运这次飞北京,除了他和司机外,没有惊动过谁。可现在问题在于,罗天运如此私密的行动,竟然也在苏晓阳的掌握范畴之内,看来,他们真的要动手了。这让让马英杰觉得很可怕,今天的饭局,苏晓阳显然是有备而来,只是他到底又要干什么呢?

马英杰不得不想,他掏出手机,给罗天运发了一条信息,将苏晓阳请他吃饭的事情告诉了罗天运,又给栾小雪发了一条信息,让她手机不要关机,一个小时后给他打电话。

苏晓阳没回头,却问了一句:“二秘就真的没一点人身自由?事事需要汇报?”

马英杰呵呵地笑了几声说:“不请示,不汇报,这日子就没法过了。”苏晓阳也跟着笑了几声,凌志车这时停了下来。梦桃源到了,苏晓阳拉开了车门,钻了出来。马英杰也从车内钻了起来,他们依旧一前一后地走进了梦桃源。

苏晓阳在红袖添香的包房前停了下来,没敲门,直接推门进去了。房间坐着两名女孩,一见苏晓阳,两个女孩都站了起来,苏晓阳也没理这两名女孩,径直把身后的马英杰拉了上来,冲着两名女孩说:“这是我的好兄弟,谁陪得他开心,陪得他爽快,谁的奖励就高。”

马英杰皱了一下眉头,他不是第一次和苏晓阳在一起吃饭,只是这样的情况,却还是第一次。他原以为吴海坤会在这里,却没想到除了苏晓阳,没别的人。看来,苏晓阳今天是特地请他吃饭,可这饭好吃吗?怎么吃?

马英杰犯难了。

两名女孩很主动地围了上来,扯着马英杰往座位上按,其中一个高个女孩,贴在马英杰身上,有意无意地用身体蹭他。马英杰的脸便红了起来,有些尴尬地往一边让了让,苏晓阳却不放过马英杰,笑着打趣说:“二秘都做了一年多,还在乎这些小妾?”

书友评论
  • ppp

    副cp这不就来了吗

  • 箪翥

    虽然虐渣很爽,但是遇到渣真的恶心死了

  • 磕到了,非常好看

  • 参商

    呼朋唤友来看这本

关于我们 |免责申明 |商务合作